导航“元老”凯立德曾吊打高德地图如今却因108元跌落谷底

发布日期:2021-09-14 23:26   来源:未知   阅读:

  从古至今,一份详细的地图所带来的价值有时是不可估量的。21世纪的我们生活在钢筋水泥的树林里,我们抬起头看到的是一片被限制的天空,周围都是高楼大厦。在四处都是高楼林立的都市中,我们想要到达一个陌生的地点就必须拥有一份本地的地图。

  当本地地图的问题被解决以后,如何正确的识别地图又是一个新的问题。有些读者可能会有疑问,现代人连一个地图都不会认了么?

  其实我们在学校里的地理课上就学习过分辨地图的大致方式,但是却很少有机会使用。相比于大脑中其他更重要的事物,这些小知识实在太微不足道了,过不了多久就会被遗忘。

  所以“导航”这东西便应运而生了。只要输入地点,它就能正确的带你到达。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傻瓜式”操作。导航的出现切实解决了广大普通群众的对于地图的实际需求。就跟游戏里的“自动寻路”差不多,只不过我们要自己走路,其他的跟着导航就行。

  1997年,从国外留学回来的张文星与彭晓红、彭学章两人一起投资创建了深圳凯立德计算机系统技术有限公司。张文星凭借着自己测绘技术专业的特长,开始研发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导航引擎。

  在这款引擎研发成功之后,他们便开始着手对国内的“导航市场”进行调研,进而敏锐地捕捉到市场对于“导航地图”的需求非常大。于是,他们便把公司的方向往这方面调整,把重点都放在了研发“导航地图”上。

  2006年,全国第一张“全覆盖”导航地图横空出世。当时国内做这方面研发的只有凯立德一家公司,在几乎没有出现任何竞争对手的情况下,凯立德公司在产品发布以后身价立即大涨。在最后一轮融资的时候,凯立德的估值已经达到17.2亿元。

  那时候的凯立德基本上在后装车载导航电子地图市场中一家独大,超过60%市场份额让别的产品望尘莫及。后来,在凯立德巅峰时期,它曾经将所占的市场份额提升到了77%。

  后来,国内的其他厂商看到原来做导航地图可以这么赚钱,也纷纷开始投资做自己的品牌。在这种激烈的竞争市场中,2014年凯立德的市场份额也被挤压到56.6%。而此时的四维图新与进入市场不久的高德则是16.1%和8.1%。

  别看那时候的高德市场份额只有8.1%,要知道他可是从老虎口中硬生生咬了一口肉下来。举个例子。近年,我国的长江存储在全球的芯片市场中抢占了百分之一的份额。

  虽然看起来很少,但在几年前我国根本没有自主研发的芯片,全部都是进口的。所有的芯片全部都是由国外芯片巨头企业牢牢掌握在手中。

  2015年的凯立德营收下降了8.02%,净利润下降131.27%,凯立德的硬件营收也开始下降,全年亏损1.04亿元。在2016年的时候,凯立德的员工总数更是直接锐减超过30%。行业巨头凯立德的亏损看似毫无道理,其实早在13年的时候就给自己埋下了亏损的伏笔。

  13年的时候,阿里巴巴将高德地图收购,并在不久后宣布高德地图手机APP免费使用,不收会员费。在这则声明发出一天后,百度地图也随即宣布免费。这个时候的凯立德的导航地图仍旧维持原样,以108元人民币的价格出售。

  果然,在高德地图宣布免费后没多久便在市场中占有了一点份额。对于这些变化,凯立德自然也是看在眼里,虽然心里想要跟着高德地图一起“梭哈”,但还是舍不得那作为收入主要来源的108元会员费。

  这里不得不说一下阿里巴巴的决策是真的非常具有远见。他们本身是互联网企业发家,未来几年的市场预测都做的非常准确。他们应该是知道不久后便是互联网时代的一个爆发点,“流量”这一种奇妙的玩意成为了所有人都在争抢的东西。

  直到2016年,凯立德眼看目前的局面对自己越来越不利才将导航地图免费使用,但为时已晚。此时的汽车导航市场早已没有了凯立德的市场,而他们的手机APP市场占有率不足1%。 他们的股价也从最高时期的22元每股跌落至1.6元每股,真是让人唏嘘不已。

  2016年7月25日,兴民智通准备用28亿来收购三家新三板公司,其中一家便是凯立德。当时兴民智通是准备花费16亿元来收购凯立德,其余12亿来收购另外两家公司。这本是兴民智通对凯立德抛出的一份橄榄枝,但可惜的是这次收购最后还是黄了。

  其实兴民智通给出的价格也还算合理,毕竟当时的凯立德是一直处在一个亏损状态,此时有人能够接手已经很不错了。而且,兴民智通愿意在收购凯立德后不设立对赌条件。这就代表着凯立德被收购以后也不用背负着一个巨大的压力——如何从亏损迅速转为盈利。

  根据凯立德官方给出的解释,此次收购取消的原因是因为双方未能在具体方案的支付方式等协议条款上达成一致意见。说得简单一点,就是凯立德认为自己即使是在亏损状态下价值也不止16亿,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前两年,宁波健雄信息技术合伙企业想要以6.5亿的价格将凯立德收购,毫无疑问,这一次的收购再次黄了。

  从表面上来看,凯立德似乎特别倔,只要你没给出一个我满意的价格,不管之后我再怎么亏,我就是不卖给你。但其实凯立德应该是有其他的想法,他们还想凭借着自己独有的优势再重新加入这个市场,东山再起。

  现在的凯立德仍然在运营,他们还拥有厘米级精度的地图测绘,这些都是车联网和无人驾驶所必需的使用的数据。而且,他们还在开发和申请相关导航专利的路上摸索着。

  从凯立德的没落经历我们不难发现,科技的发展速度是非常快的。对普通人来讲,它改变的是我们的生活方式。对企业家来讲,它有时足以让整个市场重新洗牌。

  对于企业来讲是这样,对于我们个人来讲也差不多。很多的大学都会顺应社会的发展来开设新的学科,就是为了不让新一代的学生在这个时代中落后,从而被时代抛弃。

  现在这个时代一直处于一种快节奏当中,不管是人还是事物,都在争分夺秒地赶着往前跑。被时代裹挟着的我们既然无法改变整个时代,那就只有快速适应它。